首 页 焦点新闻 体操 健身 中甲 拳击 女足 男篮 国际足球
网站首页 >> 西甲 >>当前页

水氢车算什么?更野的发明我们都见过

浏览量:27 次 发布时间:2019-05-29 19:42 编辑: 来源:

电影《泰囧》中,男主发明了能把2/3油箱变满的“油霸”。


除了自身健康和水变油的经济效益,上世纪末精力旺盛的民间发明家、医学家、科学家们,还把目光投向了更广大的领域。



最近几天,吃瓜群众或主动或被动地集体补了一节中学化学课:水,怎么才能转化成氢?

5月23日,一则有关“汽车加水就能跑”的报道刊登在《南阳日报》,就像一颗投向水面的石子,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
氢气怎么保存?是否违背科学常识?加入的到底是催化剂还是燃料本身?成本高还是低?地方政府的投资承诺属实吗?

“水氢车”引发了强烈的关注。

一大圈新闻看下来,不管科学原理有没有搞明白,大家至少牢牢记住了一个公式:庞青年先生加南阳等于水氢汽车。

因为这个新闻事件,葛优饰演的民间发明家纪春生在网民的表情包目录中再次复活,这个二十年前的角色不仅贡献了经典的北京瘫姿势,还成了打着科学的幌子坑蒙拐骗的反面教材。

我们的历史如此漫长,比水氢汽车野得多的发明创造都不在话下;可我们的记忆却偏偏如此短暂,要靠斜倚在沙发上的葛大爷隔三差五地刷屏,才能猛然惊觉:水变油一类的骗局,还在不断上演。

水变油往事


故事发生在经典情景喜剧《我爱我家》的第十七、十八集,一个叫做纪春生的流浪汉闯进了北京市民老傅一家的生活。他好吃懒做,一顿能吃“一斤四两包子”,拒绝劳动,从不工作,自称是不受重视的民间发明家,而这位发明家的主要产品就是一种“母液”

母液有什么神奇功效?用春生自己的话说:“水,普普通通的水,两个氢原子,一个氧原子,不用电解直接燃烧。”


只要将母液滴入清水,一桶清水就能变成熊熊燃烧的燃料。更妙的是,这种神乎其神的母液成本很低,在“发明家”的描述中,一间厂房,一台设备,用不了多久就能生产一吨。


“我的名字将并列于瓦特牛顿爱迪生之后而毫不逊色,下届诺贝尔奖舍我其谁哉!”面对葛优夸张的台词和表演,没人能够忍住不笑。但时隔二十年,人们大概都忘了,荒诞的笑料背后有真实的原型。

《我爱我家》播出是在1994年,剧中讽刺的水变油闹剧,也大致在这个时候走向尾声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三十多岁的哈尔滨人王洪成号称研制出一种“水基燃料膨化剂”,和电视剧的情节如出一辙,这种膨化剂和清水以及少量的油混合后,就能变成热值比汽油和柴油还高的燃料,既经济又环保。

这辆公交车用了王洪成的膨化剂,发动机受损严重。


用今天的视角来看,只上过四年学的王洪成无疑是一个无师自通的营销大师。他拿着自己的这套技术四处表演,一时间引来媒体争相报道,同时找到许多著名机构、著名人物为其背书。

当时有一部叫做《盘古开天惊世篇——中国王洪成》的纪录片,把王洪成的发明拔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:


“他的发明是具有50亿年地球历史上最先进、最伟大的发明,从人类祖先的钻木取火到本世纪的胰岛素合成,上下数万年的发明都不如王洪成的发明伟大。他使我们跨越200年时空而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!”


这一套让人牙酸的吹捧听下来,“第五大发明”的称号就算是坐实了。

那么王洪成的发明到底是真是假呢?答案可想而知。

原《解放日报》高级记者陈斌撰文回忆,九十年代王洪成到上海表演,死活不同意把自带的水换成当地棋牌娱乐提供的清水。不久后,中科院院士等科学界人士呼吁调查水变油技术,扫清迷雾。

1996年,王洪成被逮捕,1997年,他因生产、销售伪劣商品罪,被判刑十年,历时数年、沸沸扬扬的水变油闹剧终于落下帷幕。

上世纪末的养生潮

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,商品经济暖风劲吹,有人在这风里摇摇晃晃站立不稳,也有人在这风里嗅到了财富的味道。那是重新开始重视知识的年代,却也恰恰是骗子们顶着科学旗号大行其道的年代,水变油不过是其中之一。

《我爱我家》作为一部堪称九十年代活化石的神剧,自然不会漏掉这些时代热点。在第十九集《大气功师》中,离休老干部傅明老人妄图用练气功强身健体,遭到二儿子贾志新的吐槽:

“您说我说您什么好啊?您说这辈子什么邪没信过,打鸡血吃醋蛋喝红茶菌做甩手操,爬行运动,倒立疗法,您一样没落下,现在居然又信起这一套来了?”


这一套连环吐槽,是对那个年代气功热的最好写照。大概每个经历过那个年代并曾经深信不疑的人看到这一段,都要不好意思地笑上一笑。

过上了吃饱穿暖的生活,自然就要开始琢磨怎样延年益寿,我们不妨来看看贾志新口中的养生潮流,是怎样披着人体科学和传统文化的外衣,让精明的傅明老人一次次上当的。


先说“打鸡血”。

这个词今天已经演化成催人向上的代名词,和灌鸡汤的意思差不多。无数时不时在朋友圈给自己打打鸡血的年轻人,估计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打鸡血最初的含义真的就是它的字面意思——把鸡血注射进人体。

大概从五十年代起,鸡血疗法渐渐流行。有注射了鸡血的群众反映,效果相当不错,打了鸡血的第二天两颊发热,面色红润,肠胃顺畅,入睡顺利——但这些反馈往往基于主观感受,很难得到科学验证。



这样一个廉价又方便的养生方法很快引来了广大群众争相尝试,人们甚至逐渐摸索出了其中的“诀窍”,比如毛色纯白的鸡最佳,公鸡的养生效果比母鸡好等等。电视剧《金婚》第二部中,就有五六十年代的人排队打鸡血的情节。当时还有淳朴的老乡自带鸡去注射,比今天吃煎饼果子自带鸡蛋的人群还要更精致一些。

事实上,把鸡血打入人体是件很冒险的事。当时曾针对鸡血疗法做过小范围的临床试验,出现不良反应的比例接近百分之二十,甚至还有休克的案例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人秉持无论如何也要打鸡血的精神,竟然把鲜鸡血做成脱敏鸡血粉,完美“解决”了不良反应的问题。

今天回顾,多亏当年的人们只是把满满一针管的鸡血推入肌肉而不是血管——只可惜半个世纪过去了,不久前新闻里那位把果汁打进血管的女士并不懂这个道理。

再说醋蛋和红茶菌。

这和后世的食品养生理论大同小异,只是主角几乎隔几年一换。如今还在坚持服用醋蛋的大有人在,泡在水杯里的红茶菌却几乎没人知道了。


八十年代,鸡血疗法仍有余波,红茶菌异军突起,姜昆有一段相声《红茶菌和打鸡血》专门讽刺这一现象。

这种糖、茶、水加菌发酵的产物,一度寄托了中国人清理肠胃、预防疾病的美好愿望,占据了家家户户的窗台。


“神医”大作,号称读完多活几十年。


这种夸大食物养生作用的论调一直绵延至今,近几年来,最好继承者大概就要数张悟本神医了,可惜他于2014年不幸脑梗,此前在电视上留下的著名高论是绿豆防癌和茄子吸油。


最后说说甩手操、爬行运动和倒立疗法。

俗话说“管住嘴,迈开腿”,看来傅明老人的养生之路还不止于饮食,也曾涉足体育锻炼。上面说的这三种健身方式都在当年风靡一时,其中甩手操和爬行疗法至今仍有拥趸。有媒体报道过,在广州的某处公园内,一群上了年纪的老人每天都要手脚并用,在地上爬行几百米。


能够强身健体固然不错,但在此要奉劝大爷大妈,长寿要紧,安全也不容忽视,爬到马路边一定要及时站起来。


“迷信、人情和趋炎附势”

除了自身健康和水变油的经济效益,上世纪末精力旺盛的民间发明家、医学家、科学家们,还把目光投向了更广大的领域。

和居心叵测的谋利者相比,那群被称为“民科(民间科学爱好者)”的是一群更具悲情主义的人。在理性回归的年代,他们却深陷不理性而不自知。这群人的学历水平往往不高,很多只接受过小学教育,但却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征服哥德巴赫猜想,要挑战相对论,要重构进化论,要发明永动机。


比如曾有媒体报道,来自湖北黄陂的刘平危声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。


刘平危初中只读了一年半就辍学回家,因为喜欢数学,到处找书看。1970年,他因为风湿病不能上班,索性开始了自己的数学研究。1978年,看了报告文学《哥德巴赫猜想》后,便下决心要摘下这颗“数学皇冠上的明珠”。


《哥德巴赫猜想》发表后,数学家王元和陈景润收到许多讨论哥德巴赫猜想的来信,其中有很多宣称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八九十年代有一种尊重知识甚至崇拜科学的氛围,但那时普遍的受教育程度不高,人们呼唤理性,迎来的却往往是不理性。再加上前互联网时代信息闭塞,除了让一些民科沉浸在自己的圈子内,还给了一些人借科学之名行骗的可乘之机——骗局在一个地方败露了,还能去下一个地方招摇撞骗,等到骗局尽人皆知,也早就赚得盆满钵满了。

这种来自民间的科技潮流延续至今,大约就是充斥朋友圈的养生排毒理论,层出不穷的诈骗项目,以及经典电视节目的《我爱发明》里那一位位让人惊叹又让人惋惜的民间发明家了。

神奇的发明家们和那些神奇的发明。


科学并非要和普通人绝缘,恰恰相反,普通人要不断提高自己的科学认识,才能判断出真科学和伪科学——至少,基本的科学素养可以让南阳市在引进水氢车前多问几个为什么。

一百多年前,著名思想家严复向外国人解释,中国人的思想里有三大缺点:迷信,人情和趋炎附势。


事实上,直到今天,所有这些笼罩着科学迷雾的骗局,无不在迷信的表象下,掺杂着复杂的人情和盲从。

根据新闻报道,昨天下午工业和信息化部回应水氢车事件,表示没有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产品准入申请,这也意味着该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,更不在新能源汽车补贴之列。


说起来,比水氢车更野的发明创造,我们已经见得太多,衷心希望,它们不要再卷土重来。


者| 乌头白

欢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

新周刊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


推 荐 阅 读

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


减肥,你从起跑线就输了


快时尚都关门了,我还是买不起大牌
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22elite.com/fenlei/g/1295111.htm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